欢迎访问神农架林业管理局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重点工程 > 正文

华中地区首个社会公益型保护地落户神农架

来源: 发稿时间:2019年11月27日 08:58浏览次数:

  

 

 

 

背包挂肩头、水壶挎腰间、镰刀攥手心,1122日,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巡护员岳建山和刘家明,早早钻进密林,蹚水过河、攀爬峭壁,一路留意盗猎者布设的猎套,寻觅野生动物留下的踪迹。

 

沟深谷幽,水清林秀,他们涉足的这片山林,是华中地区第一个由国有林场委托民间机构进行管理的“社会公益型保护地”。“粪便呈颗粒状、花生米大小,这是斑羚的排泄物,比较干,应该是7天之前的。”路遇一坨粪便,岳建山立即蹲下身拍照取证,从包里拿出尺子进行测量,用GPS记录点位,并在纸质表格里填写相关信息。“回头要对粪便进行分析,时间一长,我们都快成‘屎’学专家了。”岳建山笑着打趣道,小心翼翼用取样袋把粪便包好装进背包。

 

一天走下来,未发现人为干扰痕迹,两人都很欣慰。“刚开始巡护的时候,人为干扰有二三十处,上个月总共只有五处,以前漫山四窜的牛羊如今也都赶下山了,社会公益型保护地成立以后成效有目共睹。”岳建山说。

 

分离封闭式管理,林场与社区发展“不和谐”

 

晨曦微露,清亮的长坊河蜿蜒而过,星星点点的村舍吐露出袅袅炊烟,山环水绕,鸡犬相闻,恰似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。

 

村前是肥沃的田地,村后是碧绿的青山。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与森林里的村民保持着传统的“靠山吃林”的生产生活方式,一切所需源于大自然的馈赠。据考察表明,徐家庄林场长坊管理所辖区有240多种动物,得云“滋”雾“养”,1700余种高等维管束植物生长其间。也是在这片茫茫林海中,盗猎、放牧、捕鱼、采药、毒鸟等行为屡禁不止。

 

“徐家庄林场拥有48.2万亩国有森林资源,主要依靠林场现有的30名职工管护,平均每个人管护面积约1.6万亩。”神农架林区徐家庄林场党委书记、场长朱成义给笔者算了笔账:1.6万亩的管护面积若用双脚丈量,每天的巡护里程在15公里以上,往返用时需8个多小时,工作强度大、巡护路程远,还要跟盗猎、偷伐者斗智斗勇,是基层管护职工难以承受之重。

 

“频频发生的盗采盗猎、违规放牧,都是在贫穷和环境破坏的恶性循环中结出的果实。‘猫捉老鼠’般的管理方式,很难达到理想效果。”神农架林区林业管理局党委书记周立春说,神农架林区共有7个国有林场,如果仅仅关注生态保护,忽略了周边的原住民及其生产生活问题,很难提高地方和群众参与自然保护的积极性、主动性。

 

面对这样的“死循环”,如何破局?今年227日,神农架林区林业管理局与深圳市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签订协议,将徐家庄林场长坊管理所辖区128175.2亩的国有森林资源委托给其管理,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作为在地机构,履行管理职能,这也是继老河沟、八月林、向海、九龙峰等地之后,深圳市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成立的第五个社会公益型保护地。

 

“我们以徐家庄林场长坊管理所为试点,探索建立一个生态保护和社区发展相互协同的社会公益型保护地。”神农架林区党委常委、林业管理局局长王兴林说,保护地由政府监督、民间筹资及管理,神农架林区政府每年对其管护成效进行考核,每五年进行一次评估。

 

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主任王大衍认为,在神农架等高海拔山区,小农生产最大的特点就是在生产与生活中充分利用自然资源。“一刀切”封闭式的环境资源保护模式,并非总是有利于生态环境恢复。“我们在严格管护的基础上,经过专家论证,识别出严格保护的自然资源和可持续利用的自然资源,对于前者实行严格管护,对于后者则支持周边社区去做一些科学利用,让保护与发展‘两条腿’走路,社区与保护地协同发展。”王大衍说。

 

探索托管模式,守护1%绿水青山的公益梦想

 

太阳坪生态公益型保护地位于神农架林区东部,面积有 85.7 平方公里,全部为国有林。原始森林中的野生植物生命力惊人,经常是巡护员好不容易用镰刀开出一条一人宽的小径,一周之后再次上山,小径早就重新融入齐腰的灌木丛中。

 

上到海拔约2000米的小八里坪,巡护员徐先华和队友及实习生们刚拿镰刀拨开灌木丛,距离他们不足5米,一团黑影突然窜了出来,吓得他们立马停住脚步。

 

“大野猪?”实习生李开元有点拿不准,徐先华却觉得不像野猪,“身躯粗壮、毛皮纯黑、半圆耳朵,像是黑瞎子!”

 

蹑手蹑脚往前走,他们顺着晃动的灌木丛方向望去,果然看到一只亚洲黑熊正扭着屁股往前飞奔,不到5秒,就消失在两人视线之外。这是自201812月份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成立以来,巡护员们首次在野外目击亚洲黑熊。

 

这段“小插曲”让巡护员们既惊又喜。为了更好地开展保护工作,巡护员们明确重点威胁入口和重点威胁区域,建立三级巡护体系,不断踏访完善路线。一旦找到脚印、粪便或是动物尸体,就要拿出GPS记录点位,拍照取证,并在纸质表格里填写相关信息,回到中心后再把纸质表格记录下的巡护数据录入电脑。截至目前,巡护员已累计巡护79次,巡护路程达1012.73公里,规划出16条巡护线路,清除猎套铁夹等145个,记录野生动物痕迹165处。

 

野生动物神出鬼没格外谨慎,巡护员要监测它们的行踪并不容易。为了尽可能深入野生动物活动范围获取信息,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共在保护地安装了30个红外触发式相机,以此来了解野生动物的数量和行踪。

 

“确认过眼神,这是杨大侠的神雕!”1131248分,位于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龙潭崖屋路边的红外相机抓拍到10秒的视频素材以及3张照片,一只高约1.2米的金雕把一只猪獾踩在地上并不断拍打双翼,照片经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官方微博发布后,在网上引发热议,网友转发量超2.8万,点赞量达1.4万,网友调侃:“鹰”姿飒爽、“霸气外漏”。

 

除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外,目前保护地还拍摄到了亚洲黑熊、猕猴、毛冠鹿、鬣羚等珍稀动物。王大衍说,“生态保护是全社会的事情,只有动员起社会大众参与,才能切实做好生态保护,离帮助国家有效保护1%国土面积的目标更进一步。”

 

   保护与发展“两手抓” 让人人安居“桃花源”

 

“刘家明:完成联合防火演练,跟长坊村沟通落实场地,确定演练时间及方案;魏文选:联合森林公安去兴山县宣教,踏访中岭村入口,与养牛户签订责任书……”走进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的办公室,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放着两张简易办公桌和一张会客桌,旁边支架式白板上写着11月份例会上制定的工作目标和7名工作人员各自的工作任务,回过头看去,345个猎套和铁夹环环相扣串成了26个“长铁链”,挂满了办公室的一整面墙,墙角还放着捕鱼器和电网等工具。

 

“这些铁夹和猎套只是其中一部分,还有一蛇皮口袋猎套放在库房里,有的是在山上巡护时拆解下来的,大部分是入户宣教时,老百姓主动上交的。”神农架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行政人员陈伟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,打猎是世代居住在山林周围的村民一项传统谋生技能,没有周边村庄的支持,保护将是空谈。离开案头,走进村头,一有时间,他们就会到田间地头对村民进行宣传劝导。

 

“改变农民的收入方式是减少盗猎最有效的办法。”王大衍说。宋洛乡是远近闻名的“中华小蜜蜂之乡”,当地产的“土蜂蜜”,采百花而酿,一年只割两次,营养价值高。但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村民们都是零散售卖,找不到合适销路。

 

走访了解这一情况后,保护中心积极联系武汉卓尔集团,为保护地周边村民生态产品链接销售平台,帮助长坊村和中岭村村民一次性卖掉了1000余斤蜂蜜。

 

周边村民的苞谷地,接连几次遭受野猪侵袭,保护中心为他们送上几个野生动物驱赶警报器;长坊村村民想发展乡村旅游产业但苦于没有经验,保护中心多方联系免费带他们去四川学习考察;西坡村村民在保护地里放牧违反规定,保护中心多方走访,与村委会和村民签署《社区共管协议》《农户管理责任书》,制定科学的《西坡村养牛户在保护地内的放牧规则》,森林防火重防期,保护地里再不见村民放牧的身影……

 

山高林密,溪水潺潺。林深鸟语起,水冷鱼儿游。

 

长坊村冬季最低5℃、夏季最高20℃的水温,让神农架冷水鱼在全省一枝独秀。10余公里的长坊河从密林中穿过,只闻其声、不见其行,偶尔露出一个浅潭,清澈见底,水量丰沛。

 

“但这些鱼类资源很快成了人们觊觎的对象,钓、网、电、毒,手段一个比一个狠。”长坊村村支书张利宏说,以前,村上设立了河道巡护生态公益性管护岗,但“单兵作战”能力有限。在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的帮助下,今年3月,长坊村19个村民自发成立了“爱家园”巡护队,太阳坪生态保护中心还捐赠了10台红外相机,指导他们安装到相关重要河道,长坊村6组村民王金贵,以前也下网捕鱼,经过劝导后,不仅上交了所有猎套和渔网,还成为了“爱家园”巡护队的一员。“经过2个月的试行调整,我们从5月份正式开展反捕捞夜巡,2人一组,按时间、分地域轮流排班,经过努力,现在又能看到小时候‘人过河,鱼碰脚’的景象了。”王金贵笑着说。  

(责任编辑:林业管理局)
分享按钮